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rticleid in D:\wwwroot\www.guilin98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17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rticleid in D:\wwwroot\www.guilin98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18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siteid in D:\wwwroot\www.guilin98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19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sortid in D:\wwwroot\www.guilin98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1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rticlename in D:\wwwroot\www.guilin98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2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uthor in D:\wwwroot\www.guilin98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4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uthorid in D:\wwwroot\www.guilin98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5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in D:\wwwroot\www.guilin98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7
捆绑/双龙调教/龟责/禁止高潮_()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-柚子小说
柚子小说 - - 在线阅读 - 捆绑/双龙调教/龟责/禁止高潮

捆绑/双龙调教/龟责/禁止高潮

    你抱着祁煜穿过庭院来到一楼的客厅里,里面有一张很大的定制布艺沙发,平时他很喜欢趴在上面午睡。把他放在上面之后你就欺身压了上去,撩开他的睡袍下摆摸上大腿。

    祁煜夹紧了腿双手交叉在胸前推拒着你,佯装凶道:“你干嘛啊,再发情一会天亮了,我还要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你心情颇好不想和他计较,仿佛听不见一样蹭到他的脖颈旁,磨磨蹭蹭地嗅着他的味道,唇沿着他的锁骨一路向上不间断地舔吻着,时而轻轻叼起娇嫩的皮rou留下你的印记。

    祁煜推不过你直接装死,整个人变成一条冻的yingying的鱼,克制着自己对你的撩拨毫无反应。表情也是古井无波,垂眼打量着你没有什么情绪,仿佛只是在忍受陌生人的sao扰。

    你又自顾自的吸了一会儿鱼,但是他不配合根本没法进行下去,仿佛一对四五十岁毫无激情的夫妻。你自感没趣地解除了对他的压制坐了起来,祁煜没动你也没动,就这么坐着看他一会,你说:“祁煜,我真的不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么放荡地在别人面前勾引我,转身回来就翻脸不让碰。前几天一直闹着脾气动不动就要结束关系,现在又忍不住吃醋。我真的不懂你了,有什么心结不能跟我说,非要在这里演什么狗血剧吗?”

    祁煜冰冷冷地说:“我以为有些东西不需要说出来,我不是那么自讨没趣的人。”

    你有些无奈:“你不要总是净走偏激,我理解你们搞艺术的情绪日常比较敏感,但平心而论,我是哪里对你不够好,还是哪里让你受过委屈?”

    说起这些你忍不住有些怨念:“你生气就随便踩烂别人送我的花,可是这三年来你有送过我一束花吗?”

    祁煜冷笑着爬了起来,但是坐得更远了些:“你舍不得了?不过是一束百合,可你明知道那些嘉兰当初是我和花匠一起种下的,明知道它年年都会开花,却还是让那个人全都拔掉了不是吗?”

    你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:“你也明知道我是为了照顾你的情绪吧?我只是希望你能看见你喜欢的花常开着,让你心情好一点罢了!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?”祁煜突然把头转过来眼睛红红的瞪着你:“为了我你会让他随便进出这里?为了我你经常让他进你的书房?为了我你去和他——”

    他不知因为突然想到什么止住了话题,声音已经不受控制带上了一丝哽咽,你有些不理解他为什么情绪比往常都要激动,可能是冷的也可能是气的,总之他身体小幅度发着抖,突然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祁煜——”你也站起来拉住了他,“你把话说清楚,我到底怎么他了。”

    他或许在忍耐着即将爆发的情绪,回头看你的眼神饱含怨气:“我说了有些事没必要摆到明面上,装糊涂糊弄不了我,都体面一点不好吗?”

    你听了这话,怒极反笑,阴影笼罩在你深刻的五官上,面容生冷,十指攥紧了他的两个手腕握在一起:“你知道什么叫体面吗?”

    你的另一手抓住他的睡袍领子狠狠一扯,力道强的同时饱含你evol的能量,睡袍轻松地被撕裂开顺着他的身体滑到赤裸的足边。

    祁煜喜欢真空穿睡袍,经常草草裹着衣服就睡了过去。睡袍被撕裂了之后,被夺走最后一块遮羞布的小鱼无处遁形,瞬间气势矮了下来,两个手腕也抓在你手里,只能夹紧了腿倔强地瞪着你。

    你的手掐上他的脖颈,手心能感觉到你平时珍爱的细嫩无比的皮肤触感,脉搏在脆弱的皮肤下跳动着,而他的温度却不似往常那般炙热。你没有狠下力度,只是凑进了他的脸,直视那双有些惊恐的眼睛,嘴角是轻蔑的笑:“…你看看你,什么资格跟我谈体面?”

    惩罚室里,祁煜一丝不挂被你绑在一张大床上,四肢都被柔韧的红绳固定在四角。双腿大张露出刚被玩弄不久的熟红女xue和微翘的阳具,刚才绑他的时候被你小搓了一把,阴蒂充血挺立着。

    惩罚室是你建立不久的一个和主卧联通的单独房间,里面各种按摩棒和调教器具应有尽有,还有台按你的尺寸定制的炮机。平时因为祁煜很少犯错你没怎么带他来过这里,不过那一柜子的情趣内衣他倒是穿了个遍。

    祁煜惊魂未定地躺在床上,对这种完全失控的play有种天然恐惧感,好像砧板上的鱼rou被人予取予求。尤其是看到你摆到他面前的几根按摩棒,全部的粗大无比形状诡异,上面还有赫人的凸起。你拍了拍他的大腿坏笑道:“小鱼,选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祁煜看着你不容置喙的表情,怕磨磨蹭蹭的你不耐烦直接捅进来,只好犹豫地选了一个看起来没那么吓人的。

    你也没说什么,见他反应有些迟缓,直接捏住他的下巴将按摩棒捅了进去。祁煜被迫痛苦地仰起头,口腔和喉道好像被撑直了,好在这根没那么硬让他的口腔还没有很痛。但是呼吸瞬间困难起来,也做不到吞咽,涎水顺着嘴角肆意流出。

    你又拿出一根巨大的双头按摩棒在他眼前晃着:“这个才是给小鱼后面用的喔~”粗暴地把润滑油淋到两根上,两个巨头对准了下面两张小嘴。先是慢慢地插入了女xue,里面还有不少yin水不算很难进入,能感觉到祁煜紧张地xuerou一直在收缩着,你坏心眼地拉动按摩棒摩擦了两下yinrou,祁煜立马被刺激地想yin叫,却只能发出阻塞的小声气音,涎水弄得漂亮的脸蛋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将女xue插了个透顶入宫口,另一端的头部也被你挤入了后xue,这次你没有怜香惜玉地直插到底,xiaoxue从一个皱起来的粉嫩小点被直接撑得透明,还是有些干涩,痛得祁煜大腿肌rou抽搐着,红绳被他越挣越紧,脚腕被勒出深深的红痕。你没给他喘息机会直接将震动开到最大,祁煜全身都肌rou一瞬间绷紧了,若不是绑住了四肢恐怕会直接从床上弹起来。他被折磨地喉咙里发出闷闷地哀叫,泪水又变成小珍珠不要钱似的涌出。两根巨物隔着一层脆弱的内壁疯狂震动着,一根疯狂地折磨着宫口一根恨不得把肠子绞烂。后xue和女xue都疯狂痉挛着,一根动了另一根也会被牵连到,不断进出着折磨肛周和yindao口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种情况下,他的阳具竟然还有勃起的势头,粉粉白白的一根微微晃着,粉嫩的guitou看起来也十分敏感可爱,平时摩擦两下就会浑身发抖。你注意到了,撸了几把让他硬的更彻底一点,然后就着流出的前列腺液用指甲抠挖着马眼,祁煜被你折磨得连连摇头,嘴里的按摩棒也被挤出了一半,哭叫声变大了。你不以为意地掏出了一根细长的银棒,从马眼捅了进去,然后用大拇指堵住。拿出红绳将他的两个卵蛋勒了起来,又在根部绑了好几圈系紧,保证他今晚流不出一滴。

    祁煜眼睛睁得老大,此时按摩棒已经完全从他嘴里滑了出来,他却说不成完整的句子只能胡乱哭叫呻吟着,仿佛真的被草傻了。你站在床边欣赏着,他被缚住四肢只能不断挺腰挺屁股却让按摩棒草的更深,高高翘着的阳具憋得通红,你忍不住抓住了舔舐他的根部,换来他完全失去理智的尖叫和疯狂求饶,只能从马眼处渗出一些透明的水液却一滴也射不出来。

    你心情颇好的看着这一幕,安抚似的摸了摸他汗津津布满潮红的脸蛋:“小鱼不是要睡觉吗,就这样睡到天亮吧…明天可不能懒床,要陪主人参加宴会哦。”

    你贴心地关掉了床头灯,祁煜的眼前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。